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周宇,《凤凰周刊》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中国商人在朝投资受损调查:不是秘密的投资陷阱  

2010-07-07 16:42:17|  分类: 《凤凰周刊》稿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访华的金正日,在寻求中国官方援助时,也没有忘记中国的民间资本,再次挥动了招商引资的手帕。

今天,中国不但是朝鲜最大的商品来源国,也是最大的民间投资来源。不过,对那些与朝鲜有过经贸往来的中国商人来说,朝鲜的所谓投资机会,更多时候只是投资陷阱,中国民间资本在朝鲜遭遇的花样翻新的陷阱,早已令他们对招商引资的橄榄枝望而却步。

对中国来说,朝鲜的陷阱效应,远非源源不断的民间资本遭遇沉没。

朝鲜以其地理位置,也通常令人强调其对中国战略缓冲的地缘政治作用。但多年来,朝鲜的极端体制,更对中国东北地区形成了地理隔断效应。它以“贴身防护”的方式,死死扼住中国东北部地区向外发展的路径,将之与近在咫尺的日本、韩国两大经济体隔开。东北外向发展的青春,也被数十年地不断消耗。

朝鲜独特的行为方式,不但给中国毗邻地区制造了强烈的动荡不安,亦令中国在某种程度上遭到朝鲜事实上的“外交绑架”,不断蒙受国际上巨大的道德压力和指控。

朝鲜,对中国来说,无论是所谓“兄弟”友谊还是战略意义,也许都只是个“陷阱”。

大力招商所为何来

在丹东市鸭绿江边遥遥可见的朝鲜黄金坪岛和威化岛,一片荒芜中仅见几栋低矮平房,与江这边丹东的高楼大厦对比鲜明。两个月前,这两个没有任何基础设施的荒岛被朝鲜作为对华招商的重头戏推出,一时曾引起中国商人的轰动性关注。

不过,与之接洽的中方公司却发现,朝鲜官方对配套政策、利润分配、边防出入境问题、旅游问题等必备的基本要件,根本未曾考虑周详。他们只想着签约引资。

几轮谈判下来,中方公司纷纷认为条件不成熟而放弃,最后终于有一家中方企业与朝鲜签约,但今天岛上依然人烟荒芜。

出租开发黄金坪岛和威化岛,是朝鲜近年来对中国招商项目中最大的一个。大批朝鲜商社常年驻扎丹东等地,负责招商。而在中国对朝投资网站上,贴满了各种朝鲜矿石以及落后的工厂的照片,煤炭、有色金属、服装、钢铁等各种招商项目随处可见。这被认为是朝鲜开始改革开放、投资形势一片大好的迹象。

最近的招商动作集中在建材领域和轻工业。朝方曾一次性拿出超过50个招商项目,到丹东的各家中方公司招商。

丹东资深对朝投资人士分析,朝鲜加大招商力度主要是为了筹措资金,更加直接的背景或许是为2012年做准备。朝鲜提出2012年金日成诞辰100周年之际建设成强盛大国,“缺钱”。

“并不是说这一年就要强盛起来。国家有这么一个规划,就是在金日成100周年纪念日,要搞一些重要项目对领袖献礼,包括在平壤修建10万套住宅和新南青年化工企业、电厂建设等一系列项目。”据韩国媒体以及该人士的说法,朝鲜也有打算再拿出几个地区,成立经济特区,但这些依然是为了筹措资金,与改革开放无关。

但朝鲜上述筹措资金的临时性动作在中国并未获得追捧。“朝鲜现在单方面推进是没用的。你拿出的条件让中国人不能盈利,谁去?为什么要拿钱给你?”

不是秘密的投资陷阱

对珲春、丹东等地的中国客商来说,朝鲜作为投资陷阱并不是秘密。欺诈无处不在,手段不断翻新,投资者随时有可能血本无归。本地早期对朝投资企业遭遇的毁灭性打击,不但令丹东等地的商人几乎从不在朝鲜投资,也令朝鲜至今看不到来自中国民间的上规模成功投资项目。

中国人民银行丹东市中心支行高级经济师常万年2008年文章称,1990年至今,丹东对朝投资履行正常核准手续的仅有10家,总投资约合4081.2万美元,中方主要以现有技术、设备、原辅材料等实物投资,现金投资很少。而上述投资情况“不十分理想,前期投资的项目由于种种原因,基本处于半停半开的状态。所谓好一点的项目都是近几年开展的项目”。

据延边大学教授、朝鲜经济专家林今淑《中朝边境贸易的现状及其对边境地区社会经济的影响》一文披露,1990年代上半期,中国从事边境贸易的大部分公司由于朝方不守信用,无法偿还银行借款而倒闭。

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朝鲜经济问题研究》课题组称,据统计,朝鲜商社拖欠丹东贸易货款超过2000万美元。为避免损失,丹东出口商发货之前甚至要求朝鲜进口商提供在丹东商业银行的存款证明或现钞,确认有支付能力后再发货,同时收取货款。

丹东某个与朝方合资生产润滑油的企业,中方出资人作为合资企业的董事长,从1997年投资至今,一直居住在朝鲜。企业一直运营良好,滚动发展总投资已达120万美元。但从2006年起,朝方突然不准董事长进入工厂。起初还对其支付生活费,现在连生活费也停了。

参与诈骗中国企业的,除了朝鲜方面,还有与之配合的丹东等边境城市的对朝贸易中介机构。资深丹东对朝贸易人士介绍,这样的公司在丹东多如牛毛。曾有北京经营蜂蜜的企业向他咨询,有丹东公司声称能将他的蜂蜜卖到朝鲜,不知真实性如何?该人士愤怒地告诉他:“朝鲜人连饭都没吃饱,怎么可能会有钱买你的蜂蜜?”

据业内人士介绍,中介公司一般首先会安排投资方去朝鲜考察,但要投资方支付所有的考察费用,其中包含给朝方人士送礼甚至支付朝方来中国考察的费用。等资金或设备到了朝鲜,投资方就成了对方的鱼肉:如果朝方停止给投资者发放入朝邀请函,不论你在朝鲜有多大的投资,也无法再入朝鲜。投资便成了朝方的囊中之物。

一位在朝鲜投资失败的匿名客商称,他曾在平壤火车站看到许多接人的中国投资者。“好多都说上当了,几乎没有一个不骂的。”

“防不胜防,朝鲜合作方整体都在想着算计你,”该人士称,“因为把你骗到了,他就能给上面交‘忠诚金’,就能升官发财了。然后等下一拨中国人再来投资。”

不过课题组认为,在中国投资人付出昂贵代价之后,近年的投资项目运营状况有明显好转,较为成功的例子包括合资从事滩涂养殖捕捞的朝鲜高丽松永合营会社、从事矿山开采的朝鲜矿选合作会社以及朝鲜胜利圣龙合作会社。

但在中国商人提高警惕之后,朝鲜近年来拖欠货款的方式也在不断翻新。

林今淑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列举了新的诈骗方式:先交预付款诱使发货,等中方发货后拖欠货款;以政府的名义提供付款担保,再拖欠;设法扣留中国运到朝鲜的货物后拖欠;通过频繁调整贸易政策的方式拖欠;频繁调换贸易会社负责人或相关部门负责人,而新上任的负责人又不对之前发生的事件负责,令中方无处追款……此外,一些中国企业以设备、零件和各种原材料向朝鲜投资,按合同规定,朝鲜只能将生产的产品出口给中方投资企业,但朝方时常背着中国偷偷将该产品出售给其他公司。

被封闭的出海口

与投资矿产相比,对于中国而言,最诱人的显然是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1858年到1860年,中俄《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先后签订,中国失去了黑龙江口至图们江口约100万平方公里的沿海土地,以及对日本海的出海口。

珲春防川,站在高处,天气晴好时可望见图们江口以及仅15公里之外的日本海。入海口上,横跨着朝俄铁路大桥。

被朝俄两国占据的这15公里,断绝了急于振兴的东北北部地区通往日本、韩国的海路。能够获得俄朝两国的支持,令中国货物顺利通过日本海运抵日韩两国或更远的地方,显然是东北三省梦寐以求的愿望。

60年的“中朝友谊”以及朝鲜最后“输血者”的身份,都未能给中国带来任何帮助。在与朝鲜交涉、谈判耗费了几十年后,中国依然被死死封锁。

理论上,东北通往日本海有三种选择:通过中朝交界的图们江口,前驱15公里,进入日本海;租用俄罗斯的港口;租用朝鲜的罗津港。

1886年签订的《中俄珲春东界约》,明文规定插有中国国旗的船只,可以经由图们江驶入日本海,俄国“不可阻拦”。中国对日本海出海权由此并未完全断绝。

此后,前苏联和解体后的俄罗斯均对此约定予以确认或不否定。中国一直就此展开努力,但来自朝鲜的阻力越来越大,令中国由此出海的可能性逐步丧失。

199163,大陆第二次图们江入海科学考察,又一次象征性地行使了中断52年之久的图们江出海权。俄罗斯对此仍无异议。但朝鲜态度模糊起来。

珲春边境官员对大陆媒体称:“(朝鲜)说那条约是你们和俄国签的,要想通航,咱们得商量。那行啊,就坐下来商量呗,可他们说没时间,不跟你商量。”据官员们介绍,朝鲜不仅不愿意坐下来谈,还在图们江里钉了很多木桩,下了很多石头。

1992年中韩建交,中朝边境气氛开始紧张。此后,一切通过图们江口的航行、考察和出海活动全部沉寂。

失去了图们江口,东北地区只能“借港出海”。通往日本海可以利用的港口仅有俄罗斯扎鲁比诺港、波谢特港或是朝鲜的罗津港、先锋港两种选择。上述港口离中国国境线公路运距最远的63公里,最近的仅38公里。但这两个选择对中国都“不舒服”。

根据珲春口岸办2007年文章介绍,扎鲁比诺港有3个泊位,年吞吐量120万吨,目前年实际吞吐量为30~40万吨;波谢特港有3个泊位,年吞吐量为150万吨。

通过上述俄国港口,中国的设备、木片等货物以及集装箱可达韩国束草、日本秋田等地。但由于铁路口岸通而不畅,两国轨距不同需要换装,提高了成本;利用公路口岸走俄港口时,由于俄方金雕公司采取各种借口提高运价,企业难以承受。上述航线时断时续。

朝鲜先锋港为油港,可停靠2025万吨的油船,年吞吐量在200300万吨原油。自19701980年代以来,先锋港曾最多一年运送200万吨原油,这几年该港基本未用,只运过一次香港的20万吨原油以及两次美国援朝的20万吨重油。

失去出海口,其他港口困难重重之后,同样破旧不堪的朝鲜罗津港反而成为希望的寄托,不断在大陆引发关注。

朝鲜罗津港有13个泊位,但仅有13号码头在使用,年吞吐能力400万吨左右的港口,实际年吞吐量仅5060万吨。

199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致力于获取这个破旧港口的租用权,但屡次失败。

199510月,延边现通集团开辟了“延边-罗津-釜山”航线,这是大陆企业利用罗津港的开始。但恶劣的交通成为致命的问题,该公司信誉遭受极大损害。10余年后,交通状况仍未改善。而罗津港设备陈旧以及对车辆的时间管制,经常导致中方无法及时向贸易伙伴交货。

目前,大陆东北地区货物从陆路到大连经渤海、黄海再转于日本海,到达日本新泻的航期约412天不等。而从罗津港到新泻的航线距离仅500多海里,10多个小时即可到达。即使是经韩国束草中转再到新泻,航行时间也仅需1天半,航行成本大幅降低。

东北的物资运往南方沿海城市,若通过罗津港运输到同一目的地,能比通过铁路运输节约一半运费,比通过大连港或丹东港运输节省三分之一的运费。罗津港还是通往日本、美国西海岸的最佳通道。

以前东北农产品要先用火车运到大连港或青岛港,再运往日本,造成产品价格过高,缺乏市场竞争力,而通过罗津港运费可减少三分之一。

20103月,延边州州长李龙熙透露,一家民营企业(母公司为大连创力集团)已在2008年取得罗津港1号码头10年租用权,延边希望借助这条航线,打通通往日本海的国际通道。这一消息再次引发日韩媒体关注和大陆媒体兴奋。但此后,大陆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记者获准去罗津港实地采访,“才发现,仅凭1号码头的租用就说中国开通了日本海通道实在是言过其实,而且,即使是这一码头的租用,也充满了变数。”

根据记者的实地采访,罗津港现在的3个码头中,1号码头最小,3号码头最大,水深都只有9左右。整个港口非常冷清。

朝方介绍,租用1号码头的大连创力集团并未与罗津港或罗先市地方政府签合同,而是与一家朝鲜军方公司进行合作。1号码头原先是化肥码头。中国公司做了些改造后,用来将吉林、黑龙江等省的煤运到中国南方。与走大连港相比,能节省1000多公里的铁路运输费用。

文章称,这个码头毕竟太小,且不说作吉林、黑龙江两省的对日通道,即使单运延边的货物恐怕都不够。文章认为,租码头并不是好办法,只有将罗津港变成开放式的国际大港,才能真正带动图们江地区的开发。

也就是说,数十年来被寄予厚望的神秘的罗津港,对于中国来说,从一开始就只是个无法实现的出海梦。在朝鲜现有体制下,东北地区只能毫无希望地被封锁在朝鲜半岛之内。

地缘政治陷阱

北京为东北的发展制定了一系列规划,并投入重金,希望占全国人口8.3%的东北地区能够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又一发动机。

2003年中国开始实施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战略。尽管多年苦心经营之下,东北经济发展加快,但与东南沿海相比,依然差距甚远。

事实上,东北所在的图们江流域发展曾经面临多次机会。此前的199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提出图们江地区国际开发计划。中、俄、朝3国曾经制定各种优惠政策以吸引国际资本,形成了图们江地区开发的第一次热潮。

中国是整个计划中最热心的国家。1992年至1993年间,超过3000家公司在珲春注册,形成建设热潮。但俄罗斯的冷漠、朝鲜的继续封闭,令前来珲春投资的资金迅速撤离,留下的是还没完工的建筑、桥梁和道路。

2005年,拥有大量出海口的辽宁省则提出“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建设,并在连接各沿海城市的交通基础设施上投入重金。

在没有出海口的吉林,珲春于2008年提出中俄“路、港、关”项目和中朝“路、港、区”项目建设,试图建立中俄、中朝两个自由贸易区。上述设想被纳入国务院《关于推进东北老工业基地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实施意见》。

2009830,国务院批准了《中国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以长吉图为开发开放先导区》。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意见》要求东北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并提到了辽宁沿海经济带和长吉图地区开发开放。

但通道的尽头依然是封闭的朝鲜。延边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金强一认为,如果朝鲜不打通,长吉图规划的前景值得怀疑。朝鲜的封闭带来的东北开放度不够的问题,也是图们江开发近20年没有明显进展的重要原因。

2005年为例,没有出海口的黑龙江和吉林的对外贸易依存度分别约为14.04%14.60%,拥有出海口的辽宁省则为41.42%,而全国平均水平则是64.10%。东北三省经济发展明显陷入了内循环状态,并在中国经济发展中陷入边缘化的境地。

金强一认为,对东北地区影响最大的是朝鲜半岛局势,令东北地区得不到与日本和韩国等资本和技术密集国家的合作发展机会。而朝鲜的未开发状态,事实上把辽宁省的一部分和吉林省的绝大部分边界地带变成了所谓的“死边界”。

边境地区的官员显然希望朝鲜能够尽快开发,令死角变活。匿名延边经贸官员称,他曾和朝鲜方面人士交谈,但对方只是说,朝鲜的事情不能急,要慢慢来。

一个普遍的看法是,朝鲜半岛对中国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保持朝鲜现状似乎能为中国提供某种缓冲或是保护。但金强一驳斥称,政治价值越强调,对中国越不利:“如果说朝鲜是缓冲地带的话,那么就是说韩国是我们的敌人,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这个缓冲地带是干什么的?”另一方面,朝鲜半岛的分裂和敌对状态是美国驻军韩国的主要理由。结束这一局面,就等于打掉了美国的战略依托,令其失去继续在东北亚军事存在的理由。

金强一建议用地缘经济的概念来弱化地缘政治的概念。“如果朝鲜半岛处于冲突状态下的地缘政治意义弱化或者消失,那么我国将得到不可估量的经济利益,而在目前朝鲜半岛的对峙状态中,我们无论怎样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皆可视为获得了几句有限的发言权,这与我们在朝鲜半岛稳定状态下所能得到的利益形成不对称的巨大反差。”

讽刺的是,美国人似乎比中国人更清楚这一点。美国《大西洋月刊》20073月刊载的从美国角度分析朝鲜崩溃后的局势的文章《对朝鲜局势的分析和预测》详细地论述了这一点。作者认为,日本的战略地位会因为北朝鲜的崩溃而大幅度削弱,中国却为此成为最大赢家。“后金家族政权时代的朝鲜半岛可能多多少少处于首尔的控制之下,而中国是韩国现在最大的贸易伙伴,沿着海岸开车,我在韩国港口看到的都是中国的轮船。”

无尽的道德陷阱

朝鲜多年一贯非理性的国家行为,不但使其自身在国际上日益孤立,亦让中国因之蒙羞。

2002年前后,因朝鲜饥荒,大批“脱北者”涌入中国,中国为履行中朝之间的国际义务,一度将“脱北者”直接移送朝鲜边防部队遣返,这些人在朝鲜的悲惨遭遇,使中国一时陷入巨大的人道压力之中。

而“脱北者”在中国强闯外交机构的行为,经境外媒体的镜头公开,也置中国于极为不利的道德困境。

2002585名朝鲜人闯进日本驻沈阳总领事馆,但被武警带走。日方指责中方无理进入。事件经过通过视频和照片在世界各大媒体反复出现,不但上升为中日外交纠纷,也给中国国际形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20026132名朝鲜人闯入韩国驻华使馆领事部,其中一人未遂,被中国警方带走。韩国外交人员与中国警方对峙5个小时,抗议中方人员“无理进入”。

20028267名朝鲜人在中国外交部门外示威,要求给予难民资格时,被守卫拘捕,并被送上两部警车载走。韩国一家电视台拍得的录影片段显示,守卫与这批朝鲜人发生纠缠,其中一名女子曾展示一幅横额,上写“无自由等于死亡”的字样,而另一名男子亦展示了一幅写上“给我自由”的横额。

这段视频成为世界各国描述“邪恶朝鲜”时,几乎必用的经典片花,中国无疑成为被侧目的朝鲜的陪绑者。

“天安舰事件”后,英国TalkTone互联网调查机构针对中国网民的调查显示,对“如果朝韩发生战争,美国支持韩国参战,你觉得中国应该参与么?”这个问题,认为不应该参与战争的为73%,尤其特别的是,在支持哪一方这个选项上,韩国以15%的支持率超过了朝鲜的12%。

而在朝鲜枪杀3名中国公民事件曝光之后,大陆互联网上出现一篇《吁请政府修正对朝政策的公民建议书》,呼吁中国政府调整对朝政策,废除《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结束中朝军事同盟关系、将对朝援助纳入联合国监督之下。信中还提醒:“今天中国对金正日的支持,只会给(未来)统一后的朝鲜留下这样的印象:朝鲜民族长期分离巨大的悲剧,尤其是朝鲜北方2300万人民这些年来的悲惨命运,最大的因素就是中国。”当然,互连网上的这个建议书只是一部分中国国民的立场和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59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