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周宇,《凤凰周刊》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盼不到歸鄉路 他們痛苦發狂》,程嘉文  

2009-03-30 00:42:19|  分类: 我的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遺忘》盼不到歸鄉路 他們痛苦發狂

【980329聯合報/記者程嘉文、李志德/專題報導(完整版)】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次大戰結束,被運到新幾內亞拉布爾的三千中國軍民,在日軍的虐待下,只剩一半倖存。聽到勝利消息,大夥兒興奮地自製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以為終於可以回鄉。卻沒人想像得到,自己的苦難只經歷了一半……

日軍一九四二年初攻佔拉布爾,隨即從各戰場大舉徵調戰俘來構築基地。其中國軍官兵一千五百餘人,來源最多是同年夏季浙贛會戰的戰俘。這是美軍杜立德中校轟炸東京,飛機飛往浙江迫降,日方因而發動的掃蕩行動。為了報復首次本土被攻擊,日軍厲行「搶光、殺光、燒光」政策,甚至使用化學武器。

五十七人來自著名的四行倉庫孤軍,他們原本滯留在上海租界,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被日軍俘虜,由於不願加入汪精衛政府,因而也被分到各戰場做苦工。

另外還有平民工人,都來自廣東地區(包括香港),當初被日軍半引誘半強徵而來,人數跟軍職俘虜差不多。

由於戰爭後期拉布爾對外交通完全被盟軍封鎖,日本人自己都吃不飽,對於奴工當然更是苛待,甚至有重病的戰俘被直接槍斃。近三年下來,死掉約一千四百人。

戰爭結束,澳軍解放拉布爾,戰俘營升起了中華民國國旗,還盛大慶祝了雙十國慶,也替死難者修築了公墓與紀念碑。當初虐待戰俘的日軍幹部,現在成了戰犯接受審判。但是隨著其他國家戰俘一一返國、甚至日軍都被送上船,一千多位中國軍民,回家卻始終沒有消息。

各國在戰後都是自行把流落海外的軍民接回,但當時中國根本沒有運輸船隊,只好把腦筋動到其他盟國身上:外交部先後找上澳洲、英國、美國,希望幫忙載人,但三國都表示不關己事。各方交涉往來,一拖就是一整年。

這時國共兩黨已經爆發內戰,政府財政惡化,更是無力他顧,一千多位軍民,就成了被拋棄在南太平洋的「人球」。

望穿秋水的軍民們一天天等不到回國的消息,從興奮變成失望,開始出現各種脫序行為。其中軍人有長官約束,問題還較不嚴重;廣東民眾大隊方面卻完全失控,不斷發生鬥毆、賭博、搶劫等行為。當初建立紀念碑的大隊長羅汝初,不但約束不了部下,甚至他自己與胞弟,都在一場暴動中遭人殺害。

更慘的是許多人等不下去、精神崩潰:一九四六年五月,指揮官吳棪中校報告,「近來精神錯亂之軍民發生瘋狂不守紀律者,占全數百分之五以上。」八月,駐澳公使鄭康祺報告:「官兵羈留該島已歷三年,艱苦備嘗,停戰迄今,亦已經年,思鄉心切,痛苦萬狀……患精神失常者,平均每周有三起。」

這種局面不但中國人受不了,澳洲政府也困擾不已:原本打算一九四五年底就結束戰俘營業務,沒想到這群「瘟神」遲遲不走,不但得繼續花錢養,紀律也愈來愈無法控制。澳方態度從同情逐步轉為輕視,最後乾脆又把中國軍民當成「戰俘」,逼迫他們去做工。負責管理的土著士兵態度惡劣,不但侮辱欺壓,甚至發生細故爭執就槍殺中國官兵的案件。鄭康祺公使每次前往澳洲外交部洽商,也都遭到對方冷嘲熱諷。他發電報回國,強調如果再拖下去,實在「有辱國體」。

八百壯士還剩下卅六人,為首的少尉朱雲寫信回國給團附上官志標,歷訴當地慘狀,請求老長官設法搭救。上官志標找上當初的老師長孫元良,孫元良又報告蔣中正,「蔣校長」親自下令國防部與外交部儘快設法讓官兵返國。歷經各方折衝與公文旅行,總算確定:澳洲方面派船,費用中方買單。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廿一日,第一批人員終於啟碇返國,載回七八九名平民與三三九名官兵,其中部分已經精神錯亂。翌年一月二日到香港,讓平民離艦,官兵則於九日返抵上海。

至於留在拉布爾的四一七名官兵與廿四(?)名平民,又多等了半年,七月卅一日才出發,八月十二日抵達香港。距離抗戰結束,只剩三天就滿兩年。

不久,國府戡亂全面潰敗,紅色中國成立,兩岸進入分裂狀態,拉布爾的悲慘故事也被淡忘。直到一九七二年,中華民國駐布里斯本領事沈克勤造訪拉布爾,才重新發現這批乏人照料的墓塚。雖然國防部接獲外交部通知後,承諾會派員前往,但是次年澳洲政府承認中共、與臺北斷交,事情也不再有下文。上千名喪身異鄉、死不血食的孤魂,就在歷史的灰燼中,又被埋沒了四分之一世紀。


巴紐戰俘清查 找到在臺倖存者
 
【980329聯合報╱記者李志德、程嘉文/臺北報導】 
 
巴布亞紐幾內亞國軍戰俘營史料清查,傳出重大進展:國防部在臺灣找到了三名巴紐戰俘營的倖存者,目前正進行口述歷史訪談。據指出,三人年紀都在九十歲上下,身體硬朗,多少還記得巴紐戰俘營的歷史。

政府今天上午舉行春季國殤祭典,由馬英九總統親自主持,國防部月初由巴紐迎回的戰士英靈,正式入祀忠烈祠。

據了解,國防部月初完成迎靈時,馬英九在一場與立委的餐敘中,贊許「這件事做得好」,並且要求國防部在巴紐立碑時,碑文上「一定要有英文,讓外國人也知道中華民國這段歷史」。

國防部巴紐迎靈小組返國後,在國史館發現兩卷珍貴的外交部檔案:「被俘軍民返國」和「我國留澳新不列顛軍民返國」,記載巴紐戰俘返國,參與交涉各方的電文,最重要的是一份生還軍民的名冊。這兩卷資料,原本由外交部保存,之後轉移給國史館,直到國防部最近清查巴紐戰俘史料時,意外重見天日。

根據上述國史館檔案,二次大戰結束後,巴紐戰俘被編成二大隊,共有七百六十二人。名冊上清楚地記載他們的姓名、年齡、所屬部隊和地址等。國防部和退輔會過濾出兩百一十四人可能在民國三十八年隨政府來臺,已經確定的三人,分別住在高雄縣、市和北市士林區,國防部正在進行訪談,之後還可能繼續發現倖存者。

檔案顯示,抗戰期間被日本強徵往巴紐的約有一千五百名軍人,主要成員是參與民國三十一年衢州會戰的被俘官兵,來自四行倉庫的孤軍五十七人編成一隊;還有好幾人來共產黨新四軍。特別的是,戰俘中還有一名『上海時報』記者馬耐遙。

日本投降後,滯留在巴紐的中國軍民集中在拉布爾,初步清點有官兵七百四十八人、民伕七百五十人,臺灣壯丁六千四百六十五人。其中臺灣壯丁由臺灣行政長官陳儀處理;官兵及民伕,分成兩批返國,最後一批戰俘回到廣東,已經是三十六年八月,離抗戰結束已經兩年。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