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周宇,《凤凰周刊》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人大代表假名字风波  

2009-01-07 22:42:06|  分类: 《凤凰周刊》稿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人大代表假名字风波

整个上半年,孙凡瑞都在因为自己人大代表的身份而“痛苦不堪”。

47岁的孙凡瑞是河南省商丘市的人大代表,但他几乎成了商丘人大代表中名声最大的一个:孙被认为是河南省乃至全国第一个使用假名字当选的人大代表。

孙的户口簿和身份证上,以及用来经营企业的名字是“孙凡瑞”,但他用来竞选人大代表,以及人大代表证上的名字却是“孙刚”。

孙为此而饱受指责——有人质疑这样的人大代表资格是非法的,有人则怀疑使用假名字是想要隐瞒什么。

但孙凡瑞却一直在鸣冤叫屈。孙凡瑞称,这只是个误会。他并未主动去谋取人大代表的位置,甚至当人大代表都不是他的本意。

 

姓名之谜

 

孙凡瑞被发现使用假名字当人大代表纯属偶然。

200756月间,河南省人大常委会选举任免代表联络工作委员会(下称选工委)在对另一人大代表相关事件进行调查时,曾向孙凡瑞了解情况。

孙凡瑞告诉调查组,自己是张弓酒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还是商丘市人大代表。

这令调查组感到疑惑——他们在河南省人大代表的名单上,找不到“孙凡瑞”这个名字。

调查组于是向商丘市人大了解情况。一再询问之后,调查组才被告知,孙凡瑞确实在20073月当选商丘市人大代表,但使用的是另一个名字——“孙刚”。

这显然刺激了调查组——此前还没有人能够用假名字当选人大代表。

调查组决定就人大代表“孙刚”的真实身份进行新的调查。调查组先后向郑州市公安局(孙凡瑞的户籍所在地)、郑州市金水河派出所和省、市工商局了解情况。

公安机关证实,“孙凡瑞”是他的法定名称,没有曾用名。

工商局的资料则显示,孙注册了三家公司,法人代表均为“孙凡瑞”。

调查组还发现,孙凡瑞以“孙刚”之名当选人大代表时在代表登记表上的简历,与其在省工商局注册公司时登记的简历也不一致。

“孙刚”似乎成了企业家孙凡瑞的一个影子,却真实地写在了他的人大代表证上。

 “假名字”人大代表事件很快惊动了河南人大高层,调查也进一步深入。

经省人大常委会领导同意,调查组以河南省人大常委会选工委的名义,向商丘市人大发出了《关于依法查处孙刚有关问题的意见》。商丘市人大选工委、宁陵县委、人大也组成了联合调查组。

调查又进行了一个月,孙凡瑞本人、地方的组织部门和商丘市调查组都提出了“合理”的解释:

孙凡瑞称,自己小时候叫孙刚,但文革时期有个中医学院院长也叫孙刚,墙上贴满了类似“打倒黑孙刚”的大字报。孙于是再也不愿用这个名字,改名孙凡瑞。

而孙刚,则是他经常使用的名字。

推选孙凡瑞为市人大代表的商丘市宁陵县委组织部汇报情况称,组织部在换届选举中,曾到张弓酒业公司召开中层干部座谈会,对孙进行考察。但考察中没有发现孙刚在注册公司时使用了孙凡瑞的名字。

商丘市调查组也得出了结论:孙凡瑞小时候用过孙刚的名字。

对此,商丘市“将要求孙刚本人依照户籍管理规定,尽快确定一个名字,向公安部门申请认定。”

河南省人大人士对商丘调查组的态度感到愤怒。该人士称,孙凡瑞用假名当选商丘市人大代表已违反了中国宪法、选举法的有关规定——没有使用法律确认的姓名,其当选人大代表应属违法无效,并应及时撤销其人大代表资格。

但省人大的不满这并不能改变孙刚继续用假名字当人大代表的事实。

“我们明确指出了这是不合法的,并做了一些工作,但地方有保护主义,效果不理想。”上述人士表示。

大陆人大系统共分乡镇、县(区)、设区市、省、全国五级人大,法律上均为权力机关,互相并没有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

上述人士强调,商丘市人大是在商丘市党委领导下工作。河南省人大只能对商丘市人大进行指导、监督和建议,因此对于“假名字”事件,省人大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不情愿的代表

 

孙凡瑞也没想到自己当个人大代表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对于人大代表这个身份,孙凡瑞称看的很“淡薄”。

孙坚持认为,自己并没有主动地去刻意寻求人大代表的身份,反倒是地方政府更希望作为民营企业家的他背负着这个身份。

张弓酒厂曾经是宁陵县最大的国营企业,酒厂的领导者一般由当地的县长、县委书记兼任。

但后来酒厂连续亏损并停产多年,2003年由河南东方企业托管公司收购改制为民营股份制公司。

孙凡瑞认为,改制后,与其他民营企业一样,张弓酒业与政府联系不多。但政府却希望企业能在自己的“可控视线”之内。

于是,让企业董事长、总经理担任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成为政府操控的纽带。

宁陵县地处河南、江苏、山东三省交界地区,与河南省其他地区相比,经济不算发达。宁陵县工业经济委员会2007年的数据显示,该县GDP只占全省平均水平的45%,财政一般预算收入仅是全省平均水平的1/4,多项经济指标均在全省105位以后。

孙凡瑞觉得,与永煤、神火等企业相比,张弓酒业的规模小得多。但在宁陵县,张弓酒业依然被列为重点扶持的龙头企业。

“紧紧围绕‘张弓’品牌优势,做大做强张弓酒业有限公司。”成为一份报告中该县经济发展主要措施的第一条。宁陵县希望成立以张弓南厂区为龙头的张弓酒业联合会,力争用3年的时间,“使全县白酒生产年产值达2亿元,利税突破3000万元”。

但在宁陵县工业经济委员会所办网站提供的另一数据中,张弓集团的作用瞬间又膨胀了许多。这一数据称,2007年张弓酒业“完成工业总产值55610万元,实现销售收入54225万元,上缴税金 4090万元。”

执掌对宁陵县如此重要的企业,孙凡瑞成为人大代表变得顺理成章。

孙凡瑞称,当人大代表的事情一直是组织部门主动找他的,他也没有为此专门花钱。

但选举的程序依然一丝不苟。2007年换届选举中,孙凡瑞被张弓集团党委推荐为市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宁陵县人大讨论后确定其为正式候选人。县委组织部还到张弓酒厂召开了中层干部座谈会,对孙凡瑞进行了考察。

孙凡瑞称,组织部门来考察的时候,大家都认识。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营业执照等证件上的名字是“孙凡瑞”,也没有人想到要看一下孙的身份证或户口簿等能证明他法律身份的证件——这些证件上,所有的名字都是“孙凡瑞”。

最终,宁陵县人大会议推选其为商丘市人大代表。

但在饱受“假名字”事件困扰后,孙凡瑞似乎对人大代表的身份并不领情,并称之为“痛苦不堪”。

孙凡瑞称,人大代表的身份对他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除了作为“人大代表”本身的荣誉:

政府并不能直接帮助他做生意,今年人大组织的一个考察活动,由于考察项目中没有酒厂,他也没有参加。

除了换届的那次人大会提过一个建议,平时孙凡瑞也很少有时间去参加人大的各种活动或是行使监督政府的权力。

但当了人大代表之后,却可能会需要他的酒厂时常做些“贡献”,比如即将到来的中秋节。

20088月中旬,张弓酒厂还出资,由人大出面,将中央电视台二套的《艺术品投资》栏目请到了商丘,举办了一期“走进商丘、免费寻宝、鉴宝”活动。

 

陌生的当选

 

尽管当了商丘市人大代表,商丘市人大却对孙凡瑞或是人大代表“孙刚”的资料、当选过程感到陌生。

刘黎在商丘人大工作了六年,但对于有关孙凡瑞的一切问题,刘黎都建议去商丘市委组织部,而不是商丘人大选工委去了解。

刘黎能感觉到人大对人大代表的了解在逐步减弱。他听老同事们说,在他还没来人大工作之前,人大代表人选曾经是由人大自己来考察、推选,并把关的。但这一把关环节后来交由组织部门来操作。

如今,人大代表候选人确定后,一般由县、区组织部将候选人的材料报送市委组织部,再由市人大和市委组织部联合进行考察。

但孙凡瑞当选市人大代表的那一年换届,商丘市人大连上述联合考察都未被邀请参加。报送的候选人材料人大选工委也没有获得审查的机会。

刘黎不清楚这一年的审查市人大为什么不被邀请。但这也令他可以肯定,商丘人大没能接触到人大代表候选人“孙刚”的材料,对他的真实身份以及选举过程也一无所知。

刘黎可以肯定的另一件事情是,孙凡瑞不可能对当选人大代表毫无兴趣,他一定知道人大代表拥有的特别保护权。

大陆《代表法》第四章的第30条规定,县级以上人大代表,非经本级人大主席团许可,本级人大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大常委会许可,不受逮捕或刑事审判。如果因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机关应当立即向该级人大主席团或人大常委会报告。

刘声称,这样的保护措施是人大代表身份对企业家们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之一。

好在上述对孙凡瑞当选的“一无所知”,在“假名字”风波之后反而令刘黎有如释重负之感。

“我不清楚,组织部可能清楚些。”刘黎总是这样回答外界对商丘市人大的质疑。

刘黎不清楚的还包括孙凡瑞被河南省人大调查的另一项内容:涉嫌骗取商丘市城市信用社贷款3000万元。

2006年底,孙凡瑞被举报涉嫌骗取3000万元贷款。河南省和郑州市检察机关一度展开调查,后因孙凡瑞等人不是国家公务人员,不属于检察机关调查范围而中止。

但上述事件中,孙凡瑞人大代表的身份依然引人注意,并招致河南省人大的调查。

省人大的调查称,200678月间,孙凡瑞以河南张弓酒业公司上项目(收购商丘酒精厂)为由,获得商丘市城市信用社的贷款3000万元。

但这3000万元贷款并未用于张弓酒业的项目,而是经过多次背书贴现后入了郑州东方担保公司的帐上。检查机关称,其中的一千余万又被转移或拆借到另外数家公司。

河南省人大调查意见称,孙凡瑞与他人合伙骗贷、挪用贷款的事实,已触犯了大陆《刑法》、《商业银行法》、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贷款通则》等法律和规定,并建议将此案交省公安厅直接查处。

此前,商丘市人大选工委、宁陵县委、人大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就孙凡瑞的“假名字”事件以及涉嫌骗取贷款,向河北省人大提交了调查报告。

这一调查报告被省人大认为是“于法无据,采取的是偏袒、息事宁人的态度”。

“我们不清楚。”刘黎对省人大的批评同样理直气壮。

更令刘黎感到不解的是,尽管上述调查号称有商丘市人大选工委的参与,但实际上并没有经过商丘人大或商丘人大选工委。整个调查过程以及调查结论是如何产生的,刘黎同样一无所知。

只是面对公众或媒体,“一无所知”并不能避免商丘人大因为代表们惹下的麻烦或丑闻而蒙羞:

“人大代表”身份依然是孙凡瑞身上最引人注意的光环之一,尤其是在他不停地“惹了麻烦”的时候,商丘人大总是被牵扯进去。

 

看的很淡

 

2006106,新郑市台资企业枣之礼公司遭到有组织的打砸抢,一名台商和一名警员在冲突中被打伤。孙被指在现场指挥。

此事引发郑州台商在换届选举前后数次联名告状。就在孙凡瑞当选人大代表的第二个月,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还就此事件作了第二次批示。

2008620,新华社驻河南记者鲁彦在下班回家途中遭到围攻,浑身多处受伤。

半个月后,这起记者遇袭案件侦查结束,四名行凶者被拘捕,同时被供述出来的还有幕后的授意者,孙凡瑞。

鲁彦因为报道孙凡瑞与他人的经济纠纷而遭到报复。

案件侦破后,孙凡瑞因此受到公安机关诫勉性谈话,并被要求“加强自律意识,严格要求好自己身边的人”。

一次次事件,令孙凡瑞成为互联网上的“著名”的商丘人大代表。

这一年,还有另外三人令商丘人大蒙羞。但刘黎对这些人同样看的很淡: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的当选或是任命是商丘人大自己可以控制的。

20087月,商丘人大代表吴振海被刑拘,吴的企业商丘市未来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被查封。吴振海涉嫌非法集资6.1亿元,涉及7000余人。“人大代表”、“非法集资”出现在大陆众多报道的标题之中。

吴振海与孙凡瑞同期当选人大代表,刘黎对吴振海的资料或是当选过程同样“一无所知”。

吴振海被刑拘的几乎同时,河南商丘市人大原党组副书记张士勋受贿一审获刑被媒体披露。“人大”同样是报道的关键词之一。

张士勋原本是商丘市市委副书记。2007年换届期间,张一度被安排担任商丘市人大党组副书记。但张还没来得及经过人大选举以获得合法身份,也没有能够到人大上班,就被双规了。

“张士勋是厅级干部,对张的任命是由省委组织部下文,市委组织部任命的,然后才由市人大进行选举后才产生法律效力。”刘黎说。

2007年的这一次人大换届会议,显得有些混乱。就在开幕前的最后一次主任会议上,刚刚当选的人大代表郑全成被宣布“出事了”。

郑全成是商丘市中级法院的院长,此时他的名字已经被打印在了人大主席团相关文件的名单上了。此前,郑全成三次收受商丘某开发商40万元。

刘黎称,郑全成当选人大代表是一种惯例:市级法院、检察院的院长必须是省、市两级人大代表。郑于是被提名为市人大代表。如果不被双规,按照惯例郑还将会成为河南省人大代表。

最近的佐证是,郑的继任者,商丘市现任法院院长宋海平就顺利成为商丘市人大代表。

“官员和老板代表出事几乎每年都有,但这不单是商丘人大面临的问题。”刘黎对此看的很淡,“况且他们出事并不是因为人大代表的身份,商丘人大也没有就他们的非法行为进行许可。”

但商丘人大还是准备就此做一些工作。比如积极筹备9月份专门针对企业界人大代表的培训,好“增强他们的代表意识和责任感”。

“麻烦制造者”孙凡瑞对这个令其“痛苦不堪”的区区市人大代表身份也看的很“淡薄”:对他来说这更像是一个过渡。

孙凡瑞称,如果不是“假名字”风波,他还将和其他企业家一样,继续往上当选河北省人大代表。

孙注意到,商丘的其他食品企业,科迪集团或是福源集团,董事长都至少是省人大代表。至于大型煤电企业比如永煤集团、神火集团,他们的董事长更是全国人大代表。

但在风波之后,有人“害怕了”,不敢让他继续往上走,并准备安排他去政协。孙凡瑞称,对这样的安排,他没有兴趣。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